玩家时代#注册开放平台网站logo
华信娱乐_注册登录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6-15 14:3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卷了一年多后,游戏行业快卷不动了。
 
最近金烽4注册登录看到个消息说,今年成都游戏行业员工薪酬,普涨了30%左右,很多中小公司面临招不到人的窘境,因为公司知名度、薪酬、项目竞争不过大厂。
 
应景的是,在成都有研发团队的黑桃互动,前不久喊出了对标一线城市薪资,来成都一年买车买房的口号,悲壮到要和大厂拼刺刀。
 
《2020~2021网游行业人才招聘报告》也发现,超过100人的游戏公司,岗位招聘需求都在涨,特别是2000人以上的大厂涨得最凶,幅度达到77%。规模低于100人的游戏公司,岗位招聘需求都在收缩,唯独10人左右的小团队,因为起点低,还有余力招人。
中小团队哭爹喊娘,大厂其实也不好过。
 
据GameLook了解,某大厂明星工作室在核算了薪酬、福利等林林总总的支出后,他们发现,工作室维持一个程序员的整体成本已经达到——200万。
 
一个项目好说歹说几十号人,又不是每一款游戏都有王者、吃鸡、梦幻、原神的命,对于大厂而言,摆在面前的问题一点也不比中小团队轻松:
 
你得做出月流水多夸张的游戏项目,经过“层层扒皮”后,才能养活人均“百万富翁”的研发团队?
 
卷到最后,老板和制作人在可怕的成本枷锁下,立项方向只能放弃、放弃、放弃。失去研发创作自由的“卷”,真的很有意思么?
 
    内卷潮中,无人幸免
 
行业立项标准是有说法的。
 
2020年,西山居CEO郭炜炜就说,MMO立项成本1亿起步、2亿也不意外。同样是去年,腾讯内部单个项目立项成本已经以“亿”为计量单位,1亿是底线、2亿很常见,再战略重点一些的3A级战略项目,超级加倍到4、5亿毫不稀奇。
 
你说这样的项目,月流水得多少钱?
 
我觉得半年回本,1年赚翻,怎么着也得1亿吧。
 
不好意思,1亿那是成本,最少得2亿起,美金最佳,还不打折。
 
正是因为满分完成了2020年游戏行业“高考”内卷卷,《原神》成为了业内的模范生。按照米哈游创始人兼总裁大伟哥的说法,上线前《原神》开发三年耗资1亿美金。
 
而在公测的第一个月,Sensor Tower算了笔账,发现《原神》首月单在iOS端就赚了2.45亿美金,瞬间回本,甚至翻番。
 
由于《原神》的巨大成功,在一次交大硅谷校友会组织的对话活动上,米哈游创始人兼CEO蔡浩宇透露,2020年米哈游营收已经突破50亿元,收入直接同比翻番。
 
强大的财力赋予了米哈游继续拉高行业内卷门槛的底气,腾讯甚至都成了米哈游加速的“牺牲品”,2019年米哈游总裁大伟哥就骄傲的称,“不含奖金,米哈游年薪超百万的人才超100人”,到了2021年米哈游巨额现金在手,可以说已经有了无视巨头的实力。
 
今年3月,两名腾讯前员工甚至因为入职米哈游,被法院判决违反竞业协议,向腾讯赔偿超百万元。
 
腾讯的人都挖的动,还是有竞业协议的高端人才,可见米哈游的扩张速度多惊人。事实到2020年底,米哈游公司规模已经达到2400人,相比2019年增加了1000人。
 
    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
 
增加1000人什么概念?要知道,被视为腾讯未来最大竞争对手的字节跳动,其游戏负责人严授在2020年豪言壮志扩容游戏团队,目标也是1000人。
 
有趣的是,字节跳动大张旗鼓进军游戏领域,恰恰是游戏业内卷的开端。
 
2019年,由于字节跳动大肆招人的举措,腾讯、网易等大厂都上调了校招的薪资标准。
 
今天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字节跳动与腾讯早年曾有过一段蜜月期,创始人张一鸣甚至在腾讯内部演讲过。
 
同样,字节跳动组织结构很大程度上也参照了腾讯,包括制度、福利都有很明显的腾讯痕迹。按照知情人士的说法,同种岗位腾讯薪资水平+25%,就是字节跳动的薪资水平,卷得光明磊落、大大方方。
 
 
字节跳动是内卷两大流派之一“金钱派”的主要代表。
 
由于字节跳动很像腾讯(这也是腾讯提防字节跳动的原因),这一流派其实也可以称之为“腾讯派”。该流派的作风是,没有什么内卷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是钱给的还不够多。
 
    得人心者得天下
 
另一种内卷流派是“福利派”。他们同样需要金钱支持,但多打感情牌,主张走心,以一批新锐上海游戏企业为代表,如莉莉丝、心动等。
 
前腾讯员工入职米哈游被告事件发生后,心动CEO黄一孟曾上知乎批判了一番竞业协议,认为限制人才流动有害无益。
 
黄一孟的确有说这话的底气。2020年9月,心动发布全新的“离职致意金”,主动辞职的员工也能拿到6个月的工资,后来,没有竞业协议、拒绝996、无限假期等心动福利为全行业熟知,给他们招人带去了很大便利。
 
所以从2019年底到2020年底,心动研发人员从806人增至1355人,也正是这一年,光工资心动就多发出去3个亿。
 
福利方面,莉莉丝同样一生不输于人。
 
今年2月,“莉莉丝AFK项目组发1.9亿分红,90名成员人均210万”的消息走红网络。在向CEO王信文、COO张昊征询后,GameLook得知消息属实。
 
最狠的是,莉莉丝员工是站着把钱赚了的。张昊曾经告诉GameLook,莉莉丝不仅保持了朝十晚七、中午午休两小时的工作时间,同时没有大小周、周末不上班。
 
    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
 
同是上海企业,米哈游难道不“福利派”吗?其实,排除掉2021年春节前夕摆满前台的显卡和PS5,米哈游内卷行事风格,更加自成一派——“赌命派”,且这个赌命甚至都写进了公司名。
 
2017年米哈游就注册了“上海米哈游天命科技有限公司”,听天由命?当然不是,GameLook认为“逆天改命”来形容米哈游才更合适。
 
和心动、莉莉丝不一样,米哈游没有发行线,自研路上一条道走到黑,目前在营产品不过四款,分别是《崩坏学园2》《崩坏3》《未定事件簿》和《原神》。
 
除了早年的商业化黑历史《崩坏学园》一代,从2014年开始,米哈游是做一款成一款,如此顺利很自然会让人担心:中间万一失败了一次怎么办?那当然就是,跪了。
 
米哈游不是没有怕过。《原神》上线后,创始人兼CEO蔡浩宇就曾私下坦言,有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很焦虑,害怕玩家不喜欢。
 
怕,但还是倾尽所有去做了。巨人CEO吴萌也欣赏米哈游“赌命”的魄力,他在一次内部沟通会上提到,《原神》上线前米哈游十分忐忑,一旦如此大投入的项目失利,公司利润将会被吃掉很大一部分。一旦失利,公司将泯然众人。
 
吴萌自述一直很焦虑,但他认为,比巨人体量更大的腾讯、网易其实更焦虑。因为维持现有产品已经很不容易,何况继续创新。
 
今年6月腾讯年度发布会期间,GameLook也和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聊了聊,希望探探口风。马晓轶告诉我们“创新可遇不可求”,在5、6年,甚至7、8年游戏行业才会出现现象级创新的情况下,代表“工业化、高势能的产品”的3A便成了腾讯主攻的方向。
 
 
    最能加班的也不加班了
 
所以,真不怪腾讯工作室对自研创新热情不高,创新是需要钱、需要人堆出来的。
 
除了没有KPI的NExT Studio,天美、光子、魔方、北极光,哪家腾讯工作室敢All in创新?真All in了,谁来养活团队?不如加大投资,让成本更低的外部团队试错垂直品类,远比自研来的稳妥。
 
创新是打破内卷的良方,但创新可遇不可求。
 
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,即便卷不起,游戏公司还是得继续卷下去,因为精品化时代至少是公司、员工、玩家能共赢的时代。
 
各家公司内卷风格看似千差万别,其实都是追求给员工创造更好的环境,使其能更为高效地输出好产品,让玩家得到更好的游戏体验,更乐于付费。
 
5月29日,一名自称腾讯员工家属的匿名用户在内部论坛KM发帖子称,光子工作室群加班常态化,并发出振聋发聩得一问:“在腾讯没有生活,真的是理应如此?”
 
一个星期后,光子正式下发通知,要求各部门遵守“周三健康日”规定,且其余工作日必须晚9点前下班,以及禁止周末加班。如若违反,违规团队一个月内不得加班。
 
你很难想象,如此严厉的防加班规定,是曾经靠着“人停机不停”“三班倒连续工作”,在吃鸡内部赛马中拔得头筹,造就今天《和平精英》伟业的光子所发出的。
 
江湖,真的变了。
 
脚注栏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 上海市玩家时代#注册开放平台 提供